员工风采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才资源 > 员工风采

一生一代一双人——纳兰容若

作者:天煜耐火材料 | 发布日期:2015-10-19 | 浏览次数:3418

    倘若说惠儿是清丽的芙蓉,那么卢氏便如淡雅的梨花,她们身上都有种娴静的气质和细腻的情长。纳兰并没有因卢氏的过门而有所改变,清晨依旧会独自舞剑,闲暇里依旧会独自把盏,有时甚至可以在秋叶寒风中默立半晌。自惠儿离去后,他便再也不奢望生命里还会出现一缕阳光。

   只是不知何时,当他舞剑疲乏之际,总会有一双玉手帮他轻轻擦拭汗渍,予他清凉,当他失意落寞之际,总会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温柔包裹,给他宽慰,当他难以成眠时,总会有一个善解人意的知己陪他夜话心事,互诉衷肠。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,那颗已结了冰,覆了霜的心,还能够再度消融。
   不知何时起,纳兰会反握住卢氏的手,与她漫步在花园之中;晨起,纳兰会亲自为卢氏画眉,亲手为她戴上雅致的玉簪。午间,卢氏总喜欢侧躺于梨花树下的美人榻上执卷轻眠,而不远处的纳兰,则会将这宁谧静好的时刻,细细勾勒。柔和的月色中,他们共绾同心苣,共书相思语,琴箫和鸣,剪烛西窗。
    可奈何好景不长,贤良淑婉的卢氏,因难产而香消玉殒,生命一直定格在了芳华正好的十九岁。这对于心性薄凉的纳兰无疑又是致命的一击。“心灰尽,有发未全僧。情在不能醒。”他甚至想到了遁入空门,因为万念俱灰。但他又无法如真正的修行者般,心如止水,只因他心中,有着对爱妻的情,有着对往事的无限追忆。
   悼亡之音如黄河之水般,直冲天际,荡起层层浪涛。每个煎熬的日子里,纳兰总会将自己沉埋在书籍文墨中,蘸着对爱妻的不尽眷恋和愧疚,写下片片潮湿的清词,他多么渴望爱妻能够魂兮归来,从此再不轻言别离。
    他想要的无非是“一生一代一双人”的寻常生活,但命运为何要这般无情,带给他温暖幸福,又让他饱尝生离死别。“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”,他真的好恨,恨上天的不公,亦恨自己的无能。也许此后,再无何事能够令他舒眉展颜了。
   他自诩人间痴情种,惆怅客,从不是什么富贵花。他虽生在钟鸣鼎食之家,却从未感受过真正地快乐,他的婚姻,他的自由,甚至他的生命都不属于自己。他本以为可以和表妹惠儿携手一生,可怎料一道宫墙,竟无情地隔开了彼此的世界。他本以为可以和爱妻安稳度日,可幸福背后,却是百丈玄冰,天人永隔。
   终于,将近七年的悲恸折磨,命运再一次发生了转机,纳兰生命中的第三个女子出现了。她是倾城绝世的才女,是享誉江南的名妓,她倾慕纳兰,善解人意,犹如一枝红梅般,妖娆明艳外表之下是玉骨冰心。她为纳兰的《饮水词》倾心谱曲,纳兰亦会于撩人的月色下,品读她的《选梦词》。
   之后,纳兰更是不顾家里的反对,外人的嘲讽,决意将名妓沈宛接进了京城,并悉心照料,彼此相惜相怜。虽无名无分,却简单妥帖,不羡鸳鸯不羡仙。只是谁曾想,一场灾祸竟来的如此突兀,打得人措手不及。半年后,纳兰旧疾复发,大病七日后,不治而逝,走得如此匆忙,又是如此无奈。
   这样也好,一切都结束了,从此再也不会有缠绵悱恻的心殇,不会有销魂蚀骨的悲恸。沈宛回到了江南,回到那个清净淡雅的地方,因为京城再无值得她留恋的人。而深宫之中的惠儿,却成了一个迷,在纳兰死后,也悄无声息的逝去,无病无伤,不是自杀,亦无人加害,对此,人们众说纷纭,我想,是因为太爱。
摘自:美文网 作者:墨萃